skip to Main Content

向群臣宣布袁崇焕通敌!

  1645年,清朝颁布剃发令后,江阴(在今江苏)人民举行了反清起义,共推阎应元、陈明遇为领袖,坚持“头可断,发决不可剃”,进行反清斗争。清朝先后调动二十四万军队攻城,江阴人民浴血奋战,守城八十一天,击毙清三王十八将,清军死伤过十万。但终因力量悬殊,粮食罄尽,守城者全部壮烈牺牲。城破后遭到清军血腥屠杀,死者无数,繁华的大都市尽为废墟。
  1645年4月,清军兵围扬州。督师史可法固守孤城,急命各镇赴援,但各镇抗令拒不发兵。清军乘机诱降,史可法严词拒绝。清军主帅多铎先后五次致书,史可法都不启封缄。清军攻城,史可法率军民浴血奋战,历七昼夜。二十五日城破,军民逐巷奋战,大部分壮烈牺牲。清军纵兵屠戮,“十日不封刀”,八十多万汉人惨遭杀害。城破时史可法被俘,多铎劝他归降,史可法大义凛然:“我中国男儿,安肯苟活!城存我存,城亡我亡!我头可断而志不可屈!”遂英勇就义。
  1674年,福建总督范承谟和他的家人、部属被耿精忠关进大牢。在牢房里每月的初一和十五,他都要恭恭敬敬地戴上皇帝赐给他的帽子,穿上他最后一次见母亲时所穿的长袍,向北跪拜,以示其对君主、父母的思念与忠诚。在牢里他还写道:“既然出来为帝王分忧,父母之身也就是吾皇之身。皇帝忧虑,对臣子来说就是一种耻辱,如果皇帝受辱,那么臣子就应该以死相报。”
  1677年秋天,三藩之乱已近尾声。叛乱的三藩内部同盟发生了分裂。先是耿精忠投降,重新归顺清朝,孙延龄看到耿精忠得到了宽恕,他也动摇了。吴三桂得到消息之后,派他的孙子吴世琮谎称取道广西去进攻广东的安亲王岳乐。等孙延龄到桂林城外迎接吴世琮的时候,吴命人把他当场拿下斩首,于是广西就被吴世琮以吴三桂的名义接管了。
  阿巴亥与努尔哈赤的姻缘,极富戏剧性。明朝末年,海西女真的乌拉部地广人众,兵强马壮,势力尤为强大,与努尔哈赤势不两立。万历二十年(1592),有乌拉部参与其中的九部联军,以三万之众攻打努尔哈赤的根据地赫图阿拉。然而,努尔哈赤以少胜多,奇迹般地取得了胜利。乌拉部首领布占泰被活捉,表示臣服建州。努尔哈赤念其归顺之意,收为额驸,先后把自己的三个女儿嫁给他。布占泰在兵败回归、羽翼未丰的情况下,为了取悦建州,感激努尔哈赤的再生之恩,于万历二十九年(1601)将年仅12岁的侄女阿巴亥亲自送到赫图阿拉,嫁给了长她31岁的努尔哈赤。
  阿巴亥在努尔哈赤死后,被皇太极等人设计逼迫,最后随努尔哈赤殉葬。
  爱新觉罗多铎,生于明万历四十二年(1614)二月二十四日,清太祖高皇帝努尔哈赤第十五子,母大妃乌喇那拉氏。作为努尔哈赤的幼子,多铎自幼极受宠爱。
  安定边疆。顺治二年(1645)四月,清军攻占西安后,多尔衮曾下令,对嘉峪关以外的新疆地方“三十八国部落头领,投诚归顺的都按例封官封赏”。对西藏,允许茶马照旧贸易,“一切政治都依照原来进行”,“番僧”可由陕西入贡。
  案情查实之后,乾隆皇帝发了话:“甘肃此案,上下勾通,贪污害民,真是从来没有过的奇贪异事。所有犯人都要依法严惩!”最终,王望、蒋全迪被处斩刑,王廷赞处绞首,勒尔谨赐死,其余贪污数万两的巨犯斩首五十六人,免死发遣四十六人,革职、杖流、病故、畏罪自杀者数十人。
  表正万邦,慎厥身修思水;
  不过碰了一鼻子灰的范文程竟面有得色,向皇太极禀报说,洪承畴不出三日定会投降!皇太极一听忙问原因,范文程说:“臣和他谈话期间,房顶上落下了一片灰尘,正好落在洪承畴的衣襟上,他一见赶紧掸掸衣服。您想,一个人连衣服脏了这样的小事都顾及,又怎么会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?”后来没几日,洪承畴果然剃发称臣,投降了皇太极。
  不仅这些,刘墉在这段时间里总是在犯错受指责:乾隆五十二年(1787)主持祭拜文庙的时候不按规定行礼被参奏;五十三年(1782)监理国子监又出了考生贿赂考官的事并因此受到处分;五十八年(1793),作为主考,安排失当,阅卷草率,结果导致违制不合格的试卷很多等等。
  不仅这些故事,还有一些民谣更是把赌博的害处描写得淋漓尽致。江南等地有一首民谣《劝赌歌》:“正月雪花纷纷扬,流浪汉子进赌场,赌起钱来全不顾,输掉天地怨爹娘;二月杏花开满墙,老婆劝赌情谊长,劝我相公莫再赌,做个安分守田郎;三月桃花正清明,姐妹劝赌泪淋淋,劝我哥哥莫要赌,勿负姐妹一片情……”福建附近传唱的一首民歌叫做《十二月》,深刻地描绘了赌徒的嘴脸:“正月初来是新年,赌博野仔惹人嫌,误却青春和年少,一年挨过又一年。二月里来是仲春,赌博野仔忧忡忡,衣裳夹袄都押当,米缸嘴向西北风……八月十五是中秋,赌博野仔大出丑,当面讨债扒衣裤,当街挨骂不知羞……”这些民歌委婉动情,苦口婆心的劝诫使不少执迷不悟的瘾君子改邪归正。
  不料康熙正好也来到慈宁宫,在门外已听知一切。他快步进屋,向太皇太后叩拜道:“皇祖母,您平日教诲的得国得众之道,孙儿时刻不敢忘记,别的事孙儿可依您千件万件,这件事只能恕孙儿不孝。”一番话说得太皇太后无言答对,只能怔怔地看着康熙。
  不止是官方禁赌,民间对此也是深恶痛绝。江西婺源县镇头镇就曾出土了一块乾隆年间的赌博禁示牌,上面刻着“永禁赌博”四个大字。这个镇子在清朝时候繁荣一时,赌博之风也随之蔓延。于是就有家族的长辈集合本族成员宣誓,不沾染赌博的习惯,为了铭记和立信刻下了这座石碑。另外有一个故事流传至今:当地有一人嗜赌成性,他的父亲为了规劝他,给他写了一首诗:“贝者是人不是人,只因今贝起祸根。有朝一日分贝了,到头成为贝戎人。”儿子看了后百思不得其解,就向父亲请教,父亲叹了口气说:“‘贝’‘者’是赌字,‘今’‘贝’是‘贪’字,‘分’‘贝’是‘贫’字,‘贝’‘戎’是‘贼’字呀!”
  朝鲜是明朝的属国,与明朝互为掎角,威胁后金。为了解决这个后顾之忧,皇太极继位的当年,即天聪元年(1627),派二贝勒阿敏,统率三万军队打过鸭绿江,打下平壤,战败的朝鲜国王出逃,不久朝鲜国王表示愿意投降,阿敏就代表后金和朝鲜定下了“兄弟之盟”。
  陈廷敬原来的名字是陈敬,中间一个“廷”是因为“才高一筹”殿试第一名,顺治皇帝特别赐予的。因为才华横溢,为官正直,陈廷敬从廷试那一刻开始就步步高升。康熙四十二年(1703)官至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。1710年,康熙皇帝命他与张玉书一起主持编纂一部字典,本来张玉书担任总纂官,陈廷敬辅助,第二年,张玉书病逝,陈廷敬继任总纂官。
  崇德八年(1643)八月初九,皇太极暴疾而死。皇太极第九子6岁的福临被立为帝,由济尔哈朗和多尔衮辅政,等福临年长之后,当即归政。多尔衮排除了他的政敌豪格,使自己实际上享有帝王之权。集大权于一身的多尔衮继而把握时机,占领北京。九月,福临入山海关,多尔衮率诸王群臣迎迓通州。福临到北京后,马上封多尔衮为“叔父摄政王”,并为他“建碑纪绩”。多尔衮的胞兄阿济格、胞弟多铎也都升为亲王。
  崇德三年(1638),多尔衮为奉命大将军,将左翼,岳托将右翼,自董家口等地毁明边墙而入,纵横豕突数千里,蹂躏城池四十余座,掳掠人口二十五万有余,夺取财物更是不计其数。而多尔衮因为此役被皇太极赐马五匹,银二万两。崇德七年(1642)下松山,他俘获明朝统帅洪承畴;攻克锦州,迫使明朝大将祖大寿最后投降。持续三年之久的松锦战役,明朝受到巨大的打击,多尔衮威望大著。
  崇德元年(1636),皇太极称帝,改国号为清,多铎被封为和硕豫亲王,但其孤傲的性格使他愈发狂放不拘,经常在皇太极与诸贝勒商议大事时,直言提出违忤皇太极的异议。起初皇太极只认为多铎是从小被汗父宠坏了,但久而久之,皇太极便极为不满,兄弟间的隔阂便越来越深。崇德三年(1638)九月,多尔衮出兵伐明,皇太极亲自送行,但是多铎却以避痘为辞,没有送行。皇太极闻后恼怒异常。第二年,清室王公大臣聚崇政殿,共议多铎之罪,夺多铎正白旗牛录的三分之一,降为多罗贝勒。
  崇德元年(1636),皇太极举行称帝大典。如此隆重的典礼,朝鲜也派出使臣参加。朝鲜使臣到了后金,后金官员要求使臣行三拜九叩大礼,但是朝鲜使臣认为这是对朝鲜的侮辱,坚决不肯就范。后金官员不由分说,一拥而上,按着朝鲜使臣,想让他跪下,朝鲜使臣则拼命挣扎,搏斗撕扯之中,把朝鲜使臣衣服都撕破了,使臣愤然离开。庄严神圣的登基大典演出这么一场闹剧,皇太极不禁勃然大怒,以此为奇耻大辱。于是亲自统率大军攻打朝鲜,大军所到之处,朝鲜的军队节节败退,最后一直打到朝鲜的王京汉城。朝鲜国王李,退到南汉山城,清军又追到南汉山城。第二年,朝鲜军队招架不住,提出投降。就在汉江的东面,一个叫三田渡的地方,杀白马乌牛,焚香盟誓,朝鲜从此以后向清朝进贡,清朝和朝鲜结成“君臣之盟”。这样,大清的敌国现在变成了“君臣之盟”,皇太极向西进攻明朝的时候,免除了东顾之忧。
  崇礼 崇礼本姓蒋,通过贿赂打点买了一个海关监督的肥缺。在任几年搜刮贪污银两数百万两(他的一个姓王的仆人的资产都有几十万两白银,他的财产可想而知)。后来调回京城。粤人送他一个外号叫“贪夫”。
  崇祯二年(1629),皇太极绕过宁远打到北京城下。袁崇焕一听说北京被围了,他就调集部队“勤王”,亲率九千骑兵来保卫京师。皇太极一见袁崇焕被调到北京,正好施反间计。于是他几天没有作战,亲自布置了一个反间计。他抓了个明朝太监,关在一个屋子里,然后布置了两个将领:鲍承先和高鸿中,两个都是汉人,到这个屋子的隔壁高声谈论说:“这一次我们必胜了!”另一个则发问说:“为什么呀?袁崇焕可是非常厉害的!”“呵呵,现在根本不必担心他了,今天早上,袁军那边过来人了,和大帅交谈了很久,这样里应外合岂不是马上就会取胜?”太监假装睡着,听了个清清楚楚,过了一天,皇太极亲审太监,也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,就把太监放了。太监回到皇宫,报告了崇祯皇帝,本性多疑的崇祯皇帝顿时信以为真,向群臣宣布袁崇焕通敌!
  此后,御道旁立即搭起了不少工棚,并将御道两旁用草苫遮住,数百匠人丁丁当当地日夜干了起来。结果,不足一月,御道就提前竣工了。谁知过了没几天,此事的底细被王杰无意中发现了:原来和绅根本没有去房山采办石料,只是将原来的石块撬起来,令石匠在反面雕刻了一下,把下面的路基平整后,一铺上便跟新的一样。因此,工期缩短,成本又省,总共只花了一万两银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