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 店员找给我一张十元人民币和两个一元硬币。

  到了圣索菲亚教堂,这是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教堂。
  到了首都机场,下了车,同学们各自拿着自己的行李。
  到了太和殿前的宽阔平台,有学生朝我们招手,喊:「过来合个影!」我和暖暖快步跑去,在太和殿下已有十几个学生排成两列。
  到那时,左右我心跳速率的,可能是股票的涨与跌;而非暖暖眼神的喜或悲。
  到那时连理树就可以含笑而枯了。
  到那时小说家就可以含恨而终了。
  道理说来简单,但建筑时的精确计算、建材的选择、施工的细密,才是这几百年前兴建的回音壁不可思议之处。
  得到的答桉就像在台湾要说英文字母C一样,都是要人露齿微笑而已。
  登上白塔,朝四面远眺,视野很好,可看到北京中心一带的建筑。
  登上鼓楼俯瞰北京旧城区和错综复杂的胡同,视野很好。
  等不到五分钟,我便觉得无聊,买了根棒棒糖,蹲在墙角画圈圈。
  等电梯时,看了看寄件人住址——北京。
  等我走到恭王府大门看见暖暖准备要报仇时,右手也干了。
  低沉的砰隆一声,火车起动了,我和暖暖都笑了。
  地理课本上说:南人食米、北人食麦,古人诚不我欺也。
  地上铺着花岗岩地砖,因为年代已超过一百年,路面呈现些微高低起伏。
  地势险峻,扼北京咽喉,难怪《吕氏春秋》提到:天下九塞,居庸其一。
  第二个说他是未名中学毕业的,学校旁边的未名河畔是他初恋的地方。
  第二天一早,用过早饭后,大伙出发前往紫禁城。
  第叁张应该是佛香阁前陡峭的阶梯,最前头的男生转身拉着女生的手,女生低着头,后面有一对男女站在低头女生的左右。
  第四天醒来时就好多了,起码想起自己还得找工作、寄履历。
  第一次看到广时,发觉一张桌子一只脚,上头摆了个东西,那还不塌吗?
  第一反应便是想到暖暖。
  第一个说他住在未名路上的未名楼,第二个很兴奋地说:真巧,我也是。
  第一眼看见西湖时,便觉惊艳,深深被她的美吸引。
  第一张画的是长城,上头有一男一女,男生拉住女生的手往上爬;第二张是一男一女在胡同区,女生双手蒙着脸哭泣,男生轻拍她的肩。
  电脑最后才装箱,因为我打算再写一封E-mail给暖暖。
  店员找给我一张十元人民币和两个一元硬币。
  殿高九丈九(约32米),全部采用木结构,以28根木柱支撑殿顶重量。
  殿内东西两厢各排列四个神位,供奉清朝前八位皇帝,分别是努尔哈赤、皇太极、顺治、康熙、雍正、干隆、嘉庆、道光。
  殿内金砖铺地,有六根直径一米的巨柱,表面是沥粉贴金的云龙图桉。
  殿内正北有个圆形石座,位于最高处的神龛内供奉着皇天上帝的神位。
  雕花的桌架、窗户的彩色玻璃、红木吧台和走廊、刻了岁月痕迹的烛台;大大的啤酒桶窝在角落,墙上摆了许多酒瓶,素雅壁面挂了几幅老照片。
  定了定神,悄悄熘出教室。
  冬天悄悄来临,最先感受到的不是气温的降低,而是风势的加强。
  洞内最亮的地方就是那块福字碑,因为下头打了黄色的灯光。
  都是暖暖在八达岭长城北七楼所留下的影像。
  读可读,非常读。嗯,轻松读就好。
  肚子实在饿得慌,我又勉强动了筷子。
  对我们这一代的台湾学生而言,我们曾经天真但那是因为热情。
  对我们这种人而言,电脑就是我们的爱人;而网路就是爱人的灵魂。
  鹅黄色的灯光并不刺眼,反而令人觉得舒服与温暖。
  嗯,好深奥。
  嗯,用委婉的话说,是属于不会让你分心的那种。
  而拨鱼是水煮面,有点像面疙瘩,但是头尖肚圆,形状像鱼。
  而不管人家说谢谢还是对不起,北京学生都说「没事」。
  而卷轴的「才子」右下方,又写了字体较小的「佳人」二字。
  而凉凉呢?
  而某些比较特别或有趣的事,我也不方便跟暖暖说。
  而那时候的我们,还能像现在一样单纯吗?
  而且还没来北京找我前,你不会变凋像。
  而且还是《红楼梦》。
  而且还是面无表情的凋像。
  而且还有个规矩,输了得脱一件衣服。
  而且万一暖暖这阵子正忙得焦头烂额,岂不让她为难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