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 红沙窝村又沸腾了。秋后的田野里布满了白灰溜下的管道线

  红沙窝村又沸腾了。秋后的田野里布满了白灰溜下的管道线,整齐得就像学生娃娃们开运动会用的跑道。一切规划好后,全村的男女老少,能动弹的,统统上了地,在自家的田地里,挖着管道。老奎也在地上,一锨一锨的,不紧不慢地挖着。秋日的阳光挥洒在他的身上,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。此时的老奎,也和村人一样的高兴。他知道,这个工程,是关乎千秋万代的工程,建成后,必将对红沙窝村的水资源节约,农作物的生长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。他不由得从心底里敬佩起石头,觉得有这样聪明能干的年轻人来当村支书,是红沙窝村的福气。现在当村领导,可不像他们那一代了,他们那时,只要对社会主义建设充满了满腔的热忱,具备了公而忘私的风格和战天斗地的精神就够了,而到了石头这一代,仅凭这些是不够的,还必须具备各方面的科学文化知识,必须有很好的人际关系和社交能力,甚至,还得有些死磨硬缠的黏糊劲儿,才能上下沟通,要上资金,来办村里想办的事。这些,都是他的弱项,如果现在回过头来,再让他当村支书,让他求情或死磨硬缠的去要资金,就是打死他,他也做不出来。一个时代,有一个时代的特征,也一个时代的代表人物,他只能属于过去了的那个时代,现在的时代,需要的就是石头这样的基层干部,只有他们,才能代表时代的潮流,才能带领大家奔上小康生活。这就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强。他从石头、天旺、锁阳这一代人的身上,看到了红沙窝的希望,这种希望,正是他们那一代人想实现,却又无法实现的梦想。
  红沙窝村又添了一座新坟。
  红沙窝村炸锅了。
  红英正好端了茶水过来,就点了一下头,朝天旺笑着说:“大哥好!我们刚才已经打过招呼了。”
  宏观调控。随后,又讲了要正确引导农民走上富裕道路,富也要富得正当,自然也谈到了县上的致富能手杨二宝如何倒买羊毛弄虚作假、任意哄抬化肥价格之事。老奎的发言,引起了代表们的强烈反响和热烈讨论,都说这是一个新问题,现在政策放开了,但是,该管的,政府还得管,还要多关心农民的利益,要正确引导农民走富裕路。最后,人大常委会作为一件提案,责令供销社和工商税务部门,该整改的整改,该查处的要查处。
  后记(1)new
  后来,《镇番县》志做了这样的记载:沙尘暴来势异常,凶猛如虎,飞沙蔽日,力撼天地,持续半天一夜,毁坏良田四十八万亩,摧毁老树三千余棵,卷失牛羊驴马两千四百二十头,伤亡人员十二名,此乃我县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沙暴……
  后来,村里的后生一见金秀就玩笑地说:“嫂子,夹着了没有?”
  后来,大家才知道,别的大队在这场暴风雨中折去了半数羊只,唯独红沙窝无一损伤。大家得知后,就越发感激胡老大,无一不夸他是大公无私的好党员。年底,公社给红沙窝大队分了一名农业学大寨先进个人,大家一口咬定让胡老大当。支书老奎说,我看这先进就得胡老大当,材料一定得弄好,要树,就要把老大树起来。这样,胡老大就成了公社的先进。公社开完表彰会,县上又要开,胡老大的事迹又被公社报到了县上,县上认为胡老大爱社如家的事迹很典型,又被树为县上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分子。奖是县上召开“三干”会发的,恰巧省报来了一位记者,要了解农业学大寨的情况,当记者了解到了胡老大的事迹后,觉得很感人,也很典型,就写了一篇大文章,题目是《爱社如家的好羊倌》,副标题为:《记农业学大寨先进分子胡老大》。不几日,省报的头版头条上登了出来,旁边还配了巴掌大的一块评论文章。没想紧接着,省上也把胡老大评成了先进。随后,县广播站的喇叭里见天播,播的就是胡老大,播得红沙窝的大人小孩硬硬生出几多自豪感,外人要问起你是哪个大队的,就锐声而答,红沙窝的。对方就尊敬地说,胡老大就是你们大队的?村人说,就是,他是省上的先进,还上过报纸上过广播哩。
  后来,当杨二宝出了事,田大脚才明白过来,这一切似乎与她也有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